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明星 >

她,京剧名角,不会拍视频却在抖音里唱念做打

发稿时间:2020-05-27 11:27
来源: 北国网

  梅派大青衣史依弘,追求完美。

  聚光灯下,云手盘腕,几步圆场,气韵风流。这是她习惯了几十年的舞台。

  直播?短视频?粉丝互动?史依弘担心这些会影响专业效果,更别提,自己连短视频都不会拍。

  往年同时期,她早就排满了演出行程,连场演出,一票难求。疫情关紧了剧院大幕,也让史依弘在家练功的同时,不停琢磨:作为一个传统艺术从业者,自己能做什么?只能把宅家当贡献么?

  她,京剧名角,不会拍视频却在抖音里唱念做打

  她和上海京剧院的同行们,接受了做短视频和直播的倡议。抛开“直播等于无厘头、浪费时间”的刻板印象,用一部手机,把自己推到了更多观众、戏迷的面前。

  于是,“梨花开,春带雨”,梅葆玖的《梨花颂》在抖音中被演绎,余音缭绕。

  她,京剧名角,不会拍视频却在抖音里唱念做打

  卸下扮相 京剧“真香”短视频直播

  史依弘是个喜欢自由自在的人,别看她从十几岁就登台演出撑场子,却不痴迷个人光环。扮上了登台,就是戏中的角色,观众记住那个就够了。

  在抖音开个人账号,更新视频,还要做直播,把个人拱到了台前,她不适应。

  不会拍视频,只能找人帮忙,逮着机会就多拍几条,拍完再把人家送回家。头次直播,粉丝送鲜花、送爱心霸了整屏,网友还给她戴虚拟眼镜、耳机,一阵懵。

  她,京剧名角,不会拍视频却在抖音里唱念做打

  “如果不是疫情,我是不会开直播的。”焦灼的抗疫时段里,疫情牵动着每一个人,史依弘也和同行们一起积极参与到“艺起前行”的直播活动中,献上《太真外传》《霸王别姬》《四郎探母》等经典唱段。

  不适感很快过去。

  现在的史依弘,保持一定的抖音更新频率,唱了梅派,还来几句程派。日常便服,坐在自家衣柜前就能开嗓练功。分享京剧小知识,还用镜头记录自己与戏曲的日常。

  她还和网友展开了线上的互动交流。“想听杨玉环在殿前深深拜定……”“很多朋友喜欢狸猫换太子…….”,经常看到史依弘应着“线上票友”的要求,喜欢哪出便唱哪出,评论区里大伙儿活跃异常,纷纷“下单”。

  她,京剧名角,不会拍视频却在抖音里唱念做打

  史依弘开始主动预告自己接下来的直播“坐唱”,用日常排练的方式播了俩小时。有老戏迷留言,“说是非正式排练,但是表演非常专业,能实时听到您的戏,太兴奋了!”也有年轻的观众在下面评“这真得是大青衣的功夫,我试着这么盘腿坐了一下,差点儿没折。”

  当梨园艺术走向抖音后浪

  在史依弘那代人学戏时,师父们担心的是经济条件变好,各行百花齐放,肯吃苦学戏的孩子会越来越少。

  等到他们成长为梨园里的顶梁柱,忧心的已经不是年轻人能不能吃苦,而是有多少人了解京剧。

  艺术家在苦心孤诣,年轻人却不知道还有另一番天地。传统与时代脱节,各味菜肴飘香四溢的时候,酒香也怕巷子深。

  她,京剧名角,不会拍视频却在抖音里唱念做打

  戏曲数字化传播被提上日程,让古老的传统艺术遇上短视频,小众爱好经受大众审美淘洗。

  可App里活跃的年轻人会买账么?还是觉得这是过时的东西?甚至有质疑,碎片化传播戏剧唱段,是对艺术的撕裂。

  抖音上,史依弘的粉丝群体并不单一:有中年老戏迷,发表情以玫瑰、微笑脸为代表的;有80后妈妈,每天给6岁女儿放“史姐姐”的选段;有四散在各地的戏剧表演同行,学习殿堂级的艺术家如何做新的传播;还有无意中刷到的95后,“听完一段再听一段,不知不觉了解了好多首曲目”…

  京剧通过短视频与直播,焕发出一种新的活力,吸引着本不会花钱走进剧院的年轻人。史依弘们也在记录自己认为的美好中,更清晰地分享台上台下,推广梨园文化,培养年轻一代的传统文化审美。

  这是一场正在抖音悄然进行的冲撞与融合,试水经典唱段传播新模式,适应网络碎片化中的注意力习惯,坚信贯穿百年历史的经典依然受用,而古老的艺术终会收获年轻的受众。

  责编:hxq 

  〖免责申明〗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其图片及内容版权仅归原所有者所有。如对该内容主张权益请来函或邮件告之,本网将迅速采取措施,否则与之相关的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。
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免责声明 |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

版权所有:纵观影视网   鲁ICP备17055579号